看电视: 听广播: 声屏之友

记者,我的根我的魂(演讲人:张丹)

来源:无线石家庄2019-07-23

尊敬的各位领导、朋友们:

大家好!

我是一名来自基层的新闻工作者,我叫张丹。我演讲的题目是“记者,我的根我的魂”。作为记者,我们不是在采访,就是在采访的路上。我们的镜头永远对准的是别人,今天反过来要讲自己的故事,说实话,我内心非常忐忑。

我04年参加工作,当时每个月工资仅有400。当记者虽然挣不到钱,也没有名利,有的时候还要冒着风险。但是,“心中有太阳、处处有阳光”,我体会到了这份职业带来的快乐。

回想这么多年的点点滴滴,有辛酸、有误解、有泪水;也有无助时领导的一句宽慰,顾不上吃饭时同事递过来的一杯热水,风里雨里大家一起踏过的艰难险阻和无数个没有星期天的星期天里举杯同饮“一杯粥”的快乐。

10年前,那个没有无人机的年代。元氏历史上第一次航拍很荣幸这段历史里有我。当时我和省台的靳新平老师每人扛着一台20斤左右的摄像机、拎着一扎塑料袋,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赴直升机机场。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飞机,内心充满了期待和新鲜感。

可万万没想到!机舱里什么都没有,连个坐的马扎都没有。我们不能用三脚架,肩膀就是三脚架的云台,我们的两个膝盖就是三脚架的腿,两个小时,我们全程都在跪着拍摄。现在回想起当时的画面非常滑稽,我们好像装在簸箕里的豆子,一会晃到左边一会晃到右边。在晃动中我一次次用身体当肉垫阻挡对摄像机的碰撞,因为那时那刻它比我们人更重要。而塑料袋也在这个时候派上了大用场。颠簸、晕机、呕吐,吐一次拍一会,拍一会吐一次,再吐再拍、再拍再吐,直到吐出胆汁、直到再也没有力气跪起来。我告诉自己一定要挺住,不能辜负领导的信任,不能对不起这来之不易的一次飞行。结束后我虚弱的只能被搀扶下去。靳老师说:“张丹,我真佩服你。我第一次航拍是被抬下去的。一个女的真不简单。”

回到家,我家妞妞特别兴奋地说:“妈妈,今天下午我看到大飞机了,飞得特别低。”我摸着她的头略感骄傲的说:“妈妈就在那架飞机上。”当时孩子大概4、5岁的样子。就在那年冬天,有件事让我感到非常愧对孩子。当时我台新开设了一档《资讯全方位》的自办栏目,我做剪辑师。结束了一下午工作后,天已经黑下来了。我突然想起孩子还在幼儿园没有接。我火急火燎的感到幼儿园,偌大的院子,只有一个孤零零的小身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那一刻,我眼泪夺眶而出,紧紧的搂住我的孩子,跟孩子说:“对不起,妈妈来晚了。”为什么没请保姆呢。当时我每月工资还是400,孩子爸爸的工资也只有600块。而找一个接送孩子的保姆需要600—800元。我问我自己,这么认真值得吗?

在业内我们经常自嘲:“女生当男生使,男生当畜生使。”所以在我们台里诞生了很多女汉子。拿我来说。拍片时,我上过供电公司的路灯维修车;爬过满是烟灰的锅炉房;站在消防车车顶出过镜;趟过大腿深的洪水;翻过一道道布满荆棘的山梁。特别是对上通联工作,越到节假日越忙,越是狂风暴雨、暴雪的恶劣天气越要上。在一次次不顾个人安危的采访中、敬业精神的感召下。2012年我终于换上了腰肌劳损,那年我不到30岁。之后的每个夜晚因为疼痛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我的座椅上常年放着一个靠垫,它不是拿来享受而是用来缓解腰疼的。

前几天生活给我写了一个精彩的剧本。大致内容“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中心思想是“无巧不成书”。大宝出水痘、我爸爸住院、我的颞颌综合症紧随其后,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二宝脑炎住院,老公病倒再加上不得延误的工作安排。一瞬间压的我喘不过气,我仿佛成了一支带刺儿的玫瑰。还好在同事和家人的帮助下我收拾好心情,再度铿锵前行。

一路走来,苦在其中,乐在其中。若您再问我值得吗?我会坚定的告诉你,从04年第一次外出采访时、从05年收到群众给我亲笔写来的感谢信时,从站在颁奖台领奖的那一刻,我认为一切都值得。

在今后的记者生涯中,我将始终保持初心,守正创新。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以实际行动履行好新闻工作者的神圣职责。

我的演讲完毕,谢谢大家!

+收藏
分享到:
>> 活动公告

值班编辑:0311-81586963 技术维护:0311-81586965 运营管理:0311-81586658 电子信箱:sjzntv@sjzrtv.com

冀新网备132007002 冀ICP备13014481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AVSP):1907177 广电总局批文:广局(2012)65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3120180008
《石家庄网络广播电视台》 版权所有 网站律师:王贞国 电子信箱:wzgls@vip.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