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视: 听广播: 声屏之友

水滴筹回应王凤雅去世事件:尽快加强信息内容审核

来源:央广网2018-05-28 10:05:28

如果杨美芹没有通过网络募捐筹来3.5万余元善款,这个农村家庭可能与多数眼癌患者陷入一样的困境。但她并未想到,原以为向外求助会给女儿带来求生希望,却将整个家庭拖进了疑似诈骗等多重舆论漩涡。

5月24日,一篇名为《王凤雅小朋友之死》文章刷爆朋友圈。该文说,河南太康县母亲杨美芹利用重病幼女,在水滴筹平台骗取网友15万元捐款,但不为女儿治疗致其死亡,还称其带儿子前往北京治疗唇腭裂,怀疑捐款被“挪用”。

今天下午,记者曾多次拨打王凤雅妈妈和爷爷的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随后,当地民政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凤雅一家因这场风波已心力交瘁,杨美芹刚刚接受精神治疗。

截止记者发稿前,该起事件涉及的水滴筹平台(北京水滴互保科技有限公司)也于今天上午向记者回应,杨美芹总计在平台筹款35689元,非网传15万元,并表示未来将与医院建立合作,加强审核并跟进患者后续治疗的资金使用情况。

进展:凤雅母亲接受精神治疗 已将剩余1301元转捐

昨天,王凤雅爷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儿媳妇看到网上弥天的谩骂受不了,已接受精神治疗。”这几天他正忙着向媒体解释捐款的去向及用途。一位当地民政局工作人员告诉央广网记者,目前一家人的主要经济来源,靠凤雅有心智障碍的父亲每天在外做工,一天大概赚70元。“民政部门也将随时关注小凤雅一家,并提供适当的帮助。”

今天下午,记者曾多次拨打凤雅妈妈和爷爷的电话,均处于关机状态,无人接听。

去年9月,2岁半小凤雅患视网膜母细胞瘤,其母杨美芹在水滴筹、火山小视频等多个平台筹集资金,引发关注。在其中一条募捐视频中,小凤雅艰难地转向妈妈的镜头,喊了一声“救我”。随后,在善心人士的帮助下,救助小凤雅的到账款项达到了3万元。

但从2018年4月8日开始,有公益组织开始质疑凤雅一家涉嫌诈捐,认为他们募捐了钱却不积极给凤雅治病,还疑似把善款挪用来给弟弟治唇裂。在双方争执中,小凤雅于5月4日去世。

之后,指责其家人骗捐的声音便如潮水涌来。今年32岁的杨美芹,有四个女儿一个儿子,谈其善款几乎全部用在凤雅身上,保守治疗迫不得已。另据媒体报道,弟弟的唇腭裂的治疗费用是由嫣然天使基金免提供的。

然而,吵得沸沸扬扬的事件于这两天出现最新进展。5月24日,太康县警方经过调查,这一事件不构成刑事案件,且筹来的钱款大部分都用在孩子的治疗上。记者也从太康县公安局获悉,王凤雅爷爷向外界公布了筹得的款项,其中水滴筹筹款35689元,通过微信筹款2949元,并将所剩余1301元善款交到了太康县慈善会。

水滴筹募捐平台最新回应:将加强审核机制

今天上午,记者联系到涉及该起事件的水滴筹,该平台向央广网记者提供一份关于杨美芹前后三次申请筹款的记录单据,上面显示,小凤雅家属先后发起两次个人求助,共有2249人次伸出援助之手,实际筹得款项35689元,并提到2017年11月3日,患者家属首次在水滴筹平台上为小凤雅发起筹款;2017年11月29日,款项到账,共计12373元。

2018年3月15日,杨美芹第再次在水滴筹平台上为小凤雅发起筹款,3月27日,款项到账,共计23316元。

2018年3月30日,水滴筹平台上第三次出现为小凤雅发起筹款。“由于此次因筹款间隔过近且未能提供上次全部筹款的使用单据,所以筹款被停止,款项退还给爱心人士。” 水滴筹团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水滴筹团队还表示,在平台打款后,水滴筹多次联系小凤雅家属,并督促更新治疗进展和钱款用途,其后小凤雅家属向爱心人士公示了部分的最新资金使用票据。同时,面向所有用户的举报通道仍然保持开通。

然而,在该起事件中,有不少网友提出质疑,水滴筹平台审核机制是否存在漏洞?对此,水滴筹负责人告诉记者:“在筹款过程中,水滴筹会通过筹款人的好友证实、举报、评论等社交信息,对筹款项目风险进行评估,也会与医院、家属等进行多方核实。”

另外,针对网友提出的关于部分用户将募捐后的剩余款项纳入囊中的质疑。水滴筹团队向记者回应称,根据筹款人在发起筹款时与平台约定的《水滴筹个人求助信息发布条款》和《用户协议》:“若发现发起人、受助人未按约定使用资助款,运营方有权要求发起人、受助人全额返还资助款。”

该起事件引爆网络后,水滴筹平台也向记者表示,未来将进一步加强全流程风控,加强治疗进展督查,还将与医院建立更深入的合作,跟进患者治疗进展与资金使用情况,加强推进定期公示制度。

专家:平台不承担法律责任 众筹需在多方监督下专款专用

网络募捐平台是否该承担求助网友个人信息不实等情况的法律责任?

这则事件能引发如此大的关注度,也源于不少网友提出的以上质疑,来自中国传媒大学媒体法规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四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解释说,王凤雅的父母发布个人求助信息是通过水滴筹等平台发布的。但5月24日,水滴筹等9家信息平台才正式成为民政部所指定的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

记者发现,除了像杨美芹一样在水滴筹、轻松筹等平台上通过文字、图片方式筹款外,很多网上个人求助还会选择如火山小视频、快手等新兴的短视频网站。但这些却并未属于民政部公布的13家指定互联网募捐平台。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的高玉荣副院长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对于未进指定名单平台的相关审查责任,则规定的相对模糊,对其是否适用指定的互联网募捐平台的监管责任要求目前也尚未明确。

“资格审核不清、捐款流向不明,是当前网络募捐最突出的两大问题,这都涉及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的监督管理。”王四新认为,互联网筹款平台集聚全社会的善心,是可取的,但仍需逐渐完善。

“目前我国还尚未有专门的法律法规对其资金使用情况进行规范。”王四新告诉记者:“很大程度上要看接受捐赠者个人的道德自觉。”

“可以让募捐平台、慈善机构或志愿组织等第三方与医院、或者孩子上学的学校直接对接,将家属为患者治疗过程中产生的交通、住宿等费用纳入到第三方的财务统计中。”王四新建议:“筹来的善款要根据实际情况分期分批、有计划的拨款。”

王四新还表示,相关部门要在制度上有所设计,使得众筹资金必须在监督下专款专用。

“还可结合正在建设中社会诚信系统,核实接受捐助对象的相关信息。”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许浩认为,在大数据时代,可利用互联网信息技术核查接受捐助对象的相关信息,并及时向社会一笔笔公开。

律师解析:筹款无强制返还手段 个人网络求助信息真假难辨

当互联网+遇到公益,个人网络求助信息真假有时难以辨别。针对个人求助,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的王常清律师谈到,个人求助平台应纳入《慈善法》管理下,并要求个人求助必须在指定平台进行,平台也要承担监管责任。

王常清解释说,就目前的慈善法而言,在慈善募捐活动中慈善组织或者志愿者过错造成受益人、第三人损害的,慈善组织依法承担赔偿责任,这里的过错指没有尽到审核义务,对相关信息没有审核或审核不严等。“也就是说,只有平台方知晓求助者发布虚假信息骗捐,仍允许该求助信息被传播,才会承担相应责任。”

而民政部于2017年公布的《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技术规范》和《慈善组织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基本管理规范》中也规定,网络募捐平台对募捐信息作假、善款未专款专用负有监督责任。

此外,对于剩余款项是否必须要进行返还的问题,王常清告诉记者,这方面并无明确的法律规定,不过依据民法的基本原理,捐赠人与被捐赠人建立的是基于特定目的的赠与关系,捐款有剩余,捐赠人可要求返还,但也并非强制。

+收藏
分享到:
>> 活动公告
网站简介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版权声明 诚聘英才

值班编辑:0311-81586963 技术维护:0311-81586965 运营管理:0311-81586658 电子信箱:sjzntv@sjzrtv.com

冀新网备132007002 冀ICP备13014481号 网络视听许可证(AVSP):1907177 广电总局批文:广局(2012)65号
《燕赵名城》 版权所有 网站律师:王贞国 电子信箱:wzgls@vip.sina.com 站长统计